当前位置:首 页>银行保险 > 正文

新闻推荐

频道排行

配资门户一家天下2019财年库卡利润断崖式下跌:和美的联姻这两年

发布时间:2019-04-06 19:09:25 信息来源:

 

2019财年库卡利润断崖式下跌:和美的联姻这两年

2018年税后利润仅为1660万欧元,与上年相比暴跌了81.2%……德国机器人企业库卡(KUKA)临时CEO彼得·默恩(PeterMohnen)于3月28日在2018年年报发布会上披露。彼得·默恩接任临时CEO仅三个多月,此前的职务是库卡首席财务官。

这被外界评价为一个“糟糕的业绩”。此前的2018年12月,库卡原CEO蒂尔·罗伊特(TillReuter)提前离职,他的任期原本要到2020年。

面对这样的业绩,库卡方面拒绝了经济观察报的进一步问询,“库卡就去年的业绩情况,暂时不对外发表任何言论。”

作为与瑞典ABB、日本发那科(FANUC)、日本安川(YASKAWA)并称为全球机器人顶级“四大家族”的库卡,被外界视为德国“工业4.0”代表企业。两年多前库卡被中国民企巨头美的集团以292亿元巨资收购。将疑问抛向库卡母公司美的集团,对方也未给予回应。

预期难敌现实

彼得·默恩在2018年年报发布会上并未直奔主题,他先进行了一番关于“全球化”及“国际政治”的外部环境糟糕之类的分享,随后才亮出了这份不及格的业绩单。

2018年是美的、库卡联姻后的第二个业绩年。2018年,库卡总订单收入达33亿欧元,同比下滑了8.5%;总营收共计32亿欧元,同比下滑了6.8%;息税前利润率3%,同比下滑1.3个百分点;税后利润仅为1660万欧元,暴跌了81.2%。

库卡曾在2018年初许诺,年营业额达35亿欧元,盈利率达到5%。但那之后的一年内,竟两次就业绩预期进行下调。

去年10月末时,库卡主动调整了其财年预测指标:销售额下调至33亿欧元,盈利率也下调至4.5%。行至去年年底时,年营业额只达到了32亿欧元,盈利率只有3%。

配资是干什么的 预期虽是美好的,现实却尤为冷峻。

就在2018年岁尾,蒂尔·罗伊特提前离职,给库卡的命运带来些许不确定。

紧接着履职临时CEO一职的彼得·默恩,在2019年初便向员工发出过一封整整写满了两页的信函,他承认,“过去数月来,并非事事令人满意!”

众诚智库高级副总裁柳絮告诉经济观察报,2018年全球经济环境整体不佳,会对企业的经营业绩造成影响,然而单就机器人行业去年的发展情况来看,却总体呈现上涨趋势。她认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放缓并不足以成为库卡业绩大幅下滑的诱因,起到决定性的依然是其企业内部掣肘问题。”

外界分析观点也集中指向了库卡内部研发投入不力、研发方向不明等因素。

数据显示,库卡2018年的研发投入同比增加了18%,达1.52亿欧元,足见其对研发的重视。

但赛迪顾问智能装备产业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刘壮认为,身在工业机器人领域的库卡,持续巨额投入研发,进行的智能化改造升级等,不是一蹴而就的,其带来的红利效果也会滞后,无法及时体现在业绩表中。“库卡的亏损也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联姻这两年

实际上,库卡在与美的联姻后,业绩也曾表现亮眼,只是利润率远不及美的集团既有板块的平均水平。

与2018年截然不同的是,此前的2017年库卡业绩单各方面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增长。2017年,总订单交付量同比增长5.6%;总销售额同比增长18%;净收入8820万欧元,同比增长2.3%。这也是美的和库卡自2016年联姻后的“第一个业绩单”。

2017年,完成收购的美的位列中国“十大盈利王”排行榜第五位。其营业总收入为2419.19亿元,同比增长51.35%;实现净利润186.11亿元,同比增长17.33%;实现归母净利润172.84亿元,同比增长17.70%。

针对当年的业绩大增,美的方面曾将部分原因归于实现了对机器人巨头库卡的收购,且智能化改造加速。

经济观察报注意到,其中,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含库卡机器人、安得物流两块)实现营业收入270.4亿元。直接剥离出库卡自身来看,其2016年实现营收3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30亿元),2017年的营收为267.23亿元人民币,增幅为16%。

刘壮分析称,受益于国家政策影响,联姻美的的库卡业务发展出现加速。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库卡机器人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4.9%,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订单增幅也达16%。当年年报中,仅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占比约为20%。

库卡上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在被并购后进一步加快了对中国业务的整合进度。与美的成立广东美的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面向智能物流机器人、康复养老市场等新机会点,同时,还在中国顺德科技园新建起生产基地,进行新产品开发。

并购首年的业绩及市场整合的协同,并未让库卡迎来持续增长的2018年,其净利润反而出现断崖式下跌。

不同于ABB涉足电工电网、发那科涉足数控机床、安川涉足电机和其他工业设备,库卡是四大家族中唯一一家业务集中于工业机器人领域的自动化公司。

基于此,美的集团意图借助其技术实力,在机器人领域能有大展拳脚的契机,同时还能推动其进行智能化改造升级。

“给全行业试水,趟路子。”刘壮如是评价两者联姻的价值。

刘壮说,彼时不少中小企业也想要尝试对产线进行智能改造,但投入成本是其难以承受的,只有具备一定资本与技术实力的巨头厂商,才有能力去做这件事。

美的的野心不仅在此,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早在美的寻求联姻库卡之前,国内的家电行业已发展趋向饱和。“从整个家电制造行业来看,中国已经走过了高速且规模扩张的发展阶段,企业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刘壮称,家电行业增速放缓的现实也驱使着美的要加紧探索智能制造的新模式,以提高自身的生产效率,降低人力成本等。

家电行业虽然劳动力成本占比不高,但是出于降低管理难度、提升产品精度和品牌形象等方面的考虑,龙头企业普通在推动自动化改造。格力电器在进行智能化改造,与之盈利能力不相上下的美的在推动自动化升级上自然也不甘示弱。

换句话说,美的通过收购库卡这家全球机器人头部企业,来促进内部升级,同时应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

彼时谈及收购库卡,美的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曾这样说,“我们十分欣赏库卡的管理层和员工,并持续采用库卡的设备和系统,且一直与库卡保持有建设性的沟通。”

曾深入就美的并购库卡一事,进行案例分析的投资并购专家盛峰表示,“美的为了表现出自己友好无公害的亲善形象,谈判时强调尽量保证库卡的独立性。”

当镁光灯都聚焦在收购的292亿元人民币时,还需外界知悉的是,签署并购协议时,美的曾抛出一份承诺协议,“到2023年底的未来八年里,美的不会削减库卡公司的现有1.23万个就业岗位,其中包括奥格斯堡总部的3500个岗位,而且公司的董事会也自动保留下去,特别是技术知识和商业数据都将得到保护。”

除却美的对库卡的承诺和保护,彼时外界质疑的声音还围绕于“美的只是买下公司,却未买来库卡的核心技术”。刘壮告诉经济观察报,“美的最大限度保留了库卡的自主权,通过这种方式,它又最大限度地保留了目前库卡机器人整个技术研发的体系,并尽可能保证了库卡作为一个机器人头部企业最核心竞争力。”

他还进一步分析称,作为传统家电行业企业,美的在机器人智能制造领域的管理、技术研发、更新迭代的机制和经验都不充沛。“此举还为美的培养机器人等智能制造相关的技术、管理人才留出了准备时间。”

美的官方曾一度表示,库卡不仅给美的带来了自动化生产线,还带来了全新的工业互联网思维。

然而如今,库卡却给美的集团交出了如此“糟糕的业绩”。

投入是场持久战

库卡究竟从这场两年多的联姻中收获了什幺?缘何其业绩能力如此羸弱?

柳絮直言,中国是全球制造业的强国,而整个中国机器人市场对于德国企业库卡而言,便是一块巨大的蛋糕。事实亦如此,库卡在2016年时便坐稳了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的第二把交椅。

但是,增长最快的亚洲市场在库卡全球市场的占比较低,跟以亚洲市场为主场的安川和发那科相比,库卡还存在很大差距。“亚洲市场特别是中国,对机器人的需求量巨大,已经成长为全球 配资啥意思 机器人最大的市场。”刘壮称,库卡之所以选择卖给美的,寄希望通过后者的国内渠道资源,以抢占增长最为迅速的中国市场,当然,“机器人产业是下游应用走在技术前列的产业,库卡与美的联姻,一定程度上可以拓展后者在家电领域的产品应用创新。”

美的的并购,被库卡视为补足短板、推动业绩增长的途径。在刘壮看来,库卡主营业务为机器人,工业集成自动化解决方案及服务集成解决方案等。

被并购后的库卡需要与美的的未来策略加以融合,“软硬结合”发展,势必要投入巨大的研发成本到软件集成系统的开发中。但现实是,“主体业务研发投入巨大,比业务营收占比都高,但在系统集成方面的研发投入很小。”刘壮认为,从利润率的角度来讲,库卡的集成业务短期内很难立竿见影。

早前曾在上海进行项目调研的刘壮,有机会与库卡中国展开沟通,当时他就感觉到,培育本土化技术团队,配合美的的战略调整等,已经是库卡的烦恼。

在中国工业系统集成行业旺盛的需求下,库卡要为抢占市场投入新项目,难以避免带来更多成本损耗。

另外,从美的此前对外公布的策略来看,为了提升价值,接下来库卡会开发更多类型的智能机器人,比如移动机器人,更加复杂的人工智能机器人等;为实现机器人与设备的联网,还要打造云端工业互联网生态系统等。

刘壮认为,这些都需把眼光放长远,不是能立即看到收益和利润效应的。“可以预见的是,库卡要实现更好的盈利,需要在机器人新应用领域打一场持久战。”

相关热词搜索:机器人 联姻